动漫产业如何做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时间:2016-06-03

2015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我国2016年乃至未来更长一段时间的经济工作指明了方向。会议的关键词之一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它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是适应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综合国力竞争新形势的主动选择,是适应我国经济发展新常态的必然要求。那么,在动漫产业领域,如何进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

首先应该清楚认识我国动漫产业供给侧结构特征。我认为至少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从供给主体上看,以中小企业为主的自由竞争格局正在向垄断竞争格局转变。以腾讯、奥飞、光线等为代表的上市企业,正在加紧收购优质中小企业、小微团队的步伐。但是应该看到,中国式动漫资源的垄断竞争和美国以迪士尼等五大片方为代表的垄断竞争有着本质的不同,那就是中国动漫资源的汇聚核企业原先要么是做实体产业的、要么是做互联网的、要么是做发行的,都没有经历长时期的动漫创作规律的打磨,其在玩资本、玩渠道、玩概念上的优势要远远大于其创作优势,所以由此聚拢起来的动漫中小企业很难获得指导,甚至会可能丧失原先的创作活力。

二是从供给产品上看,总体依然可以概括为优质作品供给不足,劣质作品产能过剩。文化产业虽然是新兴产业、绿色产业,但依然可能像传统的钢铁、煤炭产业那样产生产能过剩的情况,依然可能诞生大量垃圾次品。前些年因政策补贴而蜂拥涌入动漫行业的不少企业,制作了大量质量低劣的无法播出的动画系列片,中国电视动画产量一度飙升至26万分钟。这两年回归到13万分钟,可以说是在市场的引领下提前开始了供给调整。但我们看到,这一两年电影动画、网络动漫热度极高,大量资本涌入,市场准入门槛极低,很多企业抱着玩票、豪赌的心理在制作动漫产品,有可能重蹈在电视动画领域曾出现过的劣质作品产能过剩的问题。

三是从供给内容上看,有文化含量、情感含量、艺术含量的国产作品仍然凤毛麟角。一方面,市场上大量充斥着简单模仿日本、美国动画的作品,它们的人物设计、剧情结构、价值取向都是外国化的,说是国产动画,但实际就是海外动画的低质仿品。另一方面,市场上还大量充斥着靠打暴力牌、情色擦边球、庸俗恶搞为主要噱头的作品,尤其是在网络动漫领域抬头较快。相反,政府所倡导的表现中国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的作品,很多都教条无趣,沦为新一代政策买单作品,没有真正把这些文化精髓用很好的艺术审美、故事情节、商业规划展现好、包装好。

因此,我国动漫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是相当艰巨的。我认为至少有以下三个要点:

一是要从供给数量向供给质量转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提高有效供给能力,通过创造新供给、提高供给质量,扩大消费需求。在电视动画上我们的思路已经有很大转变,在电影动画方面也要提前进入质量导向思维,不能今年四五十部国产动画电影上映、明年六七十部国产动画电影上映为美,而要以有多少《西游记之大圣归来》这样的高峰作品出现为美。应该在市场准入方面,适当控制电影动画的数量,把更多的排片空间留给那些更有诚意、更有质量的作品。

二是要从供给产品向供给文化转变。中国动漫产业市场需求的提高,最根本的动力是来自于动漫消费文化的普及,即构建起向美日那样犹如空气般存在的动漫消费氛围。中国动漫消费文化目前还不够普及,很多人依然认为动漫是给小孩子看的,大部分人还都不认同国产动漫这四个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之一有个补短板。什么是短板?这个消费文化目前就是中国动漫产业的短板。这就需要政府推出一些普及动漫文化的政策,告诉消费者为什么动画是值得被消费的,告诉家长为什么在孩子课余生活时看一点动画是有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的。同时,我们的企业在创作动漫作品时也不单单是把产品做出来而已,要更加着力去考量如何在里面融入文化含量、情感含量、艺术含量,这样才能做到从供给侧给市场一个持续消费的理由。

三是要从供给作品向供给功能转变。厉以宁在解读供给侧改革时用了寺庙买梳子的例子,很是精彩。同样几个人到寺庙里去卖梳子,有的把梳子卖给和尚梳头用,就一把没卖出去,有的让寺庙把梳子当成给香客的礼品,就卖了上千把。同样的梳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差别,就是看有没有功能上的创新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讲到供给侧改革时提出,要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什么是全要素生产率呢?通俗的讲就是指在各种生产要素保持不变的时候生产率的提升。人、财、物这些生产要素都不变,怎么能让生产率提升呢?很重要的一种方式就是要依靠创新功能。如果只是把动漫当成动漫,那就不能从提升全要素生产率中要效益,必须看到动漫的其他功能,比如渠道价值、媒体价值等等。

 

(撰稿人:宋磊)